文史资料
从马车到飞机 ——我所目睹的60年昆明人出行方式和工具的变化
[作者:发布时间:2018-11-28 17:00来源:昆明市政协]

我的老家在玉溪,5岁时,随母亲来到昆明,从此,我成了一个昆明人。因为玉溪有我众多的亲戚,所以,60年来,我不断往返于昆明——玉溪之间。“文革”串联,我曾徒步和乘火车到过滇东北及川、黔、渝等省市。参加工作后,又因为工作和学习,以及其他活动而到过滇中,滇南一些地方。60年的时间里,我目睹了昆明交通从马车到飞机的巨大变化。

二十世纪50年代初,昆明——玉溪之间的交通,尽管也有几辆老掉牙,有时不得不以木炭做燃料的汽车在跑,但车少,并非天天有,票贵(以那时的标准看),普通老百姓坐不起,所以,不少人还是选择“小木船—小火轮—小木船—马车”的方式,那就是,从老篆塘坐小船(靠划桨、摇橹做动力)到草海,换乘小火轮(人称“火龙船”,用蒸汽机带动船尾巨大的飞轮打水,推动船身前进,船上的烟囱冒着黑烟),到靠近昆阳时,又换乘小船上岸,然后再坐马车,从昆阳到玉溪。若是从玉溪到昆明,那就反过来:从玉溪坐马车到昆阳,再坐小船在滇池中间换乘小火轮.到了草海,又坐小船到老篆塘上岸。无论是从昆明到玉溪,还是从玉溪到昆明,都要12个小时才能到达,就是天不亮出发,天黑以后才能到达。

于是小火轮只好一天从昆明下玉溪,第二天从玉溪返昆明,每天只能跑一个单程。

二十世纪50年代后期,昆明到玉溪有了长途班车,我也曾几次乘坐长途班车回过玉溪。那时每天只在7:30和8:0O各有一辆客车开往玉溪,下午就没有车了,乘车地点在护国路,车是老式的长头车。因为路况差(老昆洛路是土石路)车又老,从昆明到玉溪要4个多小时。在汽油奇缺的时候,改为木炭车(木炭不完全燃烧而产生一氧化碳,作为发动机的燃料,那样的车就叫做木炭车),需要的时间就更长了。到了60年代后期,路况得到了改善,车辆得到更新,车次也增多了,昆明到玉溪的行车时间,缩短到了3个小时、于是有了午班车,每天下午1:30和2:00各发1辆车。70年代,发车地点改到了西站。

从1952年来到昆明,一直到我1963年初中毕业,汽车都是昆明城里的稀罕物,常见的代步工具,先是人力车,后是脚踏三轮车。1957年以前,昆明市区只有两路公共汽车,都从西站出发,一路开到状元楼(后来延伸到东站),一路开到近日楼(近日楼拆除后,修了个“近日公园”)。1957年以后,才开通了近日公园到大观楼,穿心鼓楼到弥勒寺,穿心鼓楼到茨坝,东站到呈贡,东站到大板桥,南太桥到苏家村、安宁、温泉的几路公共汽车。郊区的其他地方,交通靠的主要还是马车。那个时候的昆明人,特别是年轻人,仍然习惯步行,很少坐公共汽车。我只是上小学之前,随母亲坐过几趟西站到状元楼的公共汽车。至今还记得那辆长头的,老旧的汽车上华山西路那个大坡时气喘如牛的情形。上小学以后,我就不再坐公共汽车。三年级时搬家到光华街,每天从光华街到圆通街五华小学上学,来去都是步行(中午在教师食堂吃饭)。游筇竹寺,到先锋公社(现在的官渡古镇)参观,初中三年级担任初一少先队辅导员,带小学弟小学妹们到大观楼、海埂活动,也是徒步而行。昆师3年。在胡厚仁校长的带动下,我们也是星期六坐公共汽车回家,星期天下午3:00,十多个同学在圆通山大门前集中,一起步行返校。

参加工作以后,所在学校靠近马金铺,离呈贡县城有10公里路程,而公共汽车只开到呈贡,于是,每星期回家,返校都要走10公里的路。

那个年代没有“旅游”一说,因为吃、喝、玩、乐都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至起码也属于“小资产阶级臭情调”,我又无会可开,无差可出,所以,除了1966年红卫兵大串连步行经过滇东北东川,昭通的一些地方,然后进人四川,过筠连、高县、宜宾、自贡、内江、资中、资阳、简阳到达成都之外没到过云南其他地方,也就无从知道昆明、玉溪之外,地州的交通情况,只记得沿金沙江边的公路步行,有时一天都难见一辆汽车。

第一次坐火车,是1961年,我上初二的时候,贵昆线部分通车,从白马庙坐货车车厢到大板桥。第二次坐火车,就是步行串连到成都以后,响应“复课闹革命”的号召,从成都乘火车,经重庆、贵阳返回昆明。参加工作以后,到宜良狗街参观学习,坐过“云南十八怪”之一的没有汽车快的米轨小火车。

20世纪70年代,昆明农村最常见的交通工具,一是马车,二是手扶拖拉机,赶街,开会,看电影,坐的是它们;娶媳妇拉嫁妆,靠的也是它们。

昆明早有民航客机,但普通百姓无缘问津。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昆明的交通与昆明的经济一起飞速发展。昆明人的生活水平空前提高,不但温饱无忧,而且已经步人小康,追求幸福,享受生活,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和政府的鼓励,外出旅游成为了一种最为普遍的度假方式。昆明人的出行方式和出行工具都发生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巨大变化,昆明人的足迹不但遍布全省、全国,而且到达世界许多地方。

昆洛路铺成了沥青路面,加之车辆得到更新,从昆明到玉溪的车程缩短为2小时,随后,昆玉高等级公路通车,昆明到玉溪行车时间缩短到100分钟左右。由红塔集团筹资修建的昆玉高速公路,更使昆明到玉溪的行车时间进一步缩短为60分钟左右。当今的昆玉高速公路上,行驶的客车要么是豪华大巴,要么是带空调和彩电,整洁、舒适的中巴,更多的则是各种各样的轿车、越野车。无论是在省体育馆,还是昆明站,或是(老)东部客运站,每隔10来分钟就有一辆客车发往玉溪。

不但到玉溪如此,到大理、丽江、香格里拉、保山、德宏、瑞丽、临沧、蒙自、西双版纳、昭通……也最多不超过10来个小时的车程。

如今,昆明市的公交车(公共汽车)已经不再是一家公司,几条、十几条线路,而是“公交”、“新巴”、“中北”三家公交公司,200多条线路了,更有K1、K2等快速公交线路,让市民的出行更加便捷。车辆也都更换为美观、大方、宽敞、舒适,车厢内有彩电,随时向乘客提供新闻、气象等信息的名牌车。还有了双层车.双节(链接)车,支线小公共车。昆明市的每条大街,小街,除了步行街之外,几乎都有公共汽车经过。情况正常时,发车时间间隔仅为3—5分钟。一座座大型的立交桥,即将全部完工的二环快速系统,三环路,更使昆明人的出行变得十分方便。市区道路宽敞平整,掩映在红花绿树之中。人行道铺上了地砖,修了盲道……近郊公交车线路大量增加,高新区、经开区,滇池旅游度假区,各个风景名胜区,大学城,体育城……公交车来来往往,轿车.越野车随处可见。

火车线路,贵昆线之外,又有了成昆线南昆线。从昆明出发,可以到达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主要城市。机车经历了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电汽机车的两次大变化。铁路由单线逐步变为复线,车速也一提再提。货厢拉人的现象不复存在。车厢都装上了空调。座位换成了沙发——硬座没有了。三、四十年前要相当级别的领导才能坐的软卧,普通老百姓也可以坐了。

飞机也不仅仅为首长和贵宾服务,普通群众成了飞机乘客的主体,从昆明国际机场起飞的各种型号的客机,可以到达全省、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各个地方。机场多次扩建,仍然满足不了越来越多的国内、国际航班起降的需要……

滇池水面上,早已没有了烟囱冒着黑烟的小火轮,在滇池里航行的,是豪华的游船。

数不清的私家小轿车,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奔驰在条条高速公路之上;出租车随处可见,招手即停……

在农村、娶媳妇.拉嫁妆的,不再是马车、手扶拖拉机,它们早已被私家轿车所取代。

去过省内外历史名城或风景名胜区旅游的昆明人比比皆是,参加欧洲游、美国游、澳洲游、俄罗斯游、日本游、韩国游、甚至非洲游的人也越来越多。我的亲友、同学当中,游过欧洲、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就有一二十人。

因为健康原因,我多次放弃外出旅游的机会。尽管如此,我也曾到过省内的大理、丽江、曲靖、红河,参观过鲁布革电站,到过省外的桂林、北京、成都、九寨沟和黄龙,还到过泰国的曼谷、清迈、芭堤亚,在沙梅岛的海滩上戏过水……多次乘坐波音737和波音747飞机。这一切,都是60年前,甚至是三、四十年前难以想象的。

人间60年,弹指一挥间。春城昆明的60年,真可谓沧桑巨变!昆明的交通,昆明人的出行,从马车到飞机,如此巨大的变化,这是60年前的人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作者系民进昆明市委会员  方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