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一片冰心在“默庐”——记冰心与昆明的不解情缘
[作者:发布时间:2018-11-28 17:14来源:昆明市政协]

图片1

图片2

图片3

在昆明市呈贡区三台山公园东部三台路38号武装部内,有一座坐西向东、三间六耳土木结构中式庭院,这一座古朴幽静的小小庭院,原名“华氏墓庐”,是呈贡斗南华氏家族于民国初年修建用于守坟和追祭先辈时的歇息地,为一幢三间六耳的土木结构中式庭院。1938年到1940年冰心和丈夫吴文藻携儿吴平、女吴冰、吴青,冰心在此居住时,取“墓”之谐音,改名“默庐”。于2003年5月被列为昆明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于2018年5月6日被民进云南省委和民进昆明市委列为“民进会史教育基地”,它是民进中央名誉主席冰心先生在昆明的家——冰心默庐。

冰心,原名谢婉莹,1900年10月5日生于福建福州,1999年2月28日逝世于北京。笔名冰心,取“一片冰心在玉壶”为意,被称为“世纪老人”。现代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儿童文学家。曾任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名誉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名誉主席、顾问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名誉理事等职。被称为“世纪老人”。作为中国当代文坛最著名的女作家之一,冰心又被誉为中国“文坛祖母”, 冰心的世纪名言是“有了爱就有了一切”,她以永远的爱心表达着世间最真最美的情感,她的《繁星》《寄小读者》《小桔灯》等经典作品,温暖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她为我国的文学事业、妇女儿童事业和民进事业的发展、为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图片4

半间东倒西歪屋 一个千锤百炼人

“七七”事变后,峰火遍及华北和东南沿海。中国的最高学府清华大学一时间变成了日寇的兵营,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也同样遭到了日寇的践踏。国民政府决定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迁到长沙成立国立长沙临时大学。可到长沙开课不到二个月,上海沦陷,南京失守,武汉告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三校再迁昆明,改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1938年夏,当在北大任教的吴文藻、冰心一家也随校绕道天津、上海、香港、越南,到达昆明呈贡。到昆明后,吴文藻应云南大学校长熊庆来聘请组建社会学系,并担任系主任。昆明又遭日机轰炸,吴文藻将云大社会系研究室搬到了呈贡大古城魁阁,于是冰心一家于1938年秋搬到呈贡居住,从此与春城昆明结下了不解之缘,留下了默庐里的美好故事。

冰心先是住在村民家里,过着到梨园摘水果、到滇池捉鱼虾的田园生活。不久,冰心一家搬到了西南联大的国情研究所驻地文庙里。那一天,联大教授戴世光特意题书了一副对联:“半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千锤百炼人”作为对冰心的“欢迎词”。从此,这副对联成了一代文化名人在呈贡工作、生活的绝妙写照。之后,冰心应邀到呈贡县立中学义务任教,在校方的帮助下,搬到了“华氏墓庐”居住,并将墓庐改名“默庐”。

1940年,冰心一家人在呈贡默庐

1940年,冰心一家人在呈贡默庐

图片6

这里整个是一首华兹华斯的诗

“默庐”是一座土木结构的中式建筑,一楼一底。“默庐”楼上,当时正中是书房,左边为儿女们的住所,右边则是冰心夫妇的居室,正屋两侧各有三间耳房,构成了一个清幽别致的小院落。冰心曾这样形容默庐:“我的寓楼,后窗朝西,书寨便设在窗下,只在窗下,呈贡八景,已可见其三,北望是‘凤岭松峦’,前望是‘‘海潮夕照’,南望是‘渔浦星灯’。”

冰心默庐还是西南联大在昆明建校的重要历史见证。抗战期间,大批文人学者辗转到昆明,如灿烂群星,辉映边城。冰心的爱人吴文藻教授,在云大担任社会系主任和法学院院长、同时在西南联大兼课,当时,吴文藻从昆明回来,一般是从塘子巷坐火车到呈贡洛羊火车站,然后再骑马回到县城。有时西南联大的校长梅贻琦也随着来。还有当时未带家眷的被人们称为“三剑客”的罗常培、杨振声、郑天翔等三位教授,也同吴文藻教授一起来。每到周末就会有西南联大的知名教授学者,如梅贻琦、郑天挺、杨振声、罗常培等知名教授,大家欢聚一堂,商讨抗日救亡和祖国统一民族独立诸问题,畅谈国事和思想。默庐虽小,却荟萃了当时国内顶尖的专家学者,真正是“谈笑有鸿儒”。 因此,冰心的“默庐”又往往成为名人、学者聚会的场所。朋友及年轻的学生来时,他们 “就欢喜在松柏阴下的草坡上,纵横坐卧,不到饭时不肯进来”。2017年1月24日,李克强总理在参观西南联大旧址时指出,西南联大是中外教育史上的奇迹。冰心默庐是西南联大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民进会史中熠熠生辉的一笔。

1940年,冰心于香港《大公报》上发表了《默庐试笔》一文以表对默庐的喜爱,文中写道:“呈贡山居的环境,实在比我北平西郊的住处,还静,还美……论山之青翠,湖之涟漪,风物之醇永亲切,没有一处赶得上默庐。我已经说过,这里整个是一首华兹华斯的诗!所以我对于默庐周围的眼界,觉得爽然没有遗憾。”

2011年,冰心女儿吴青重访冰心默庐

2011年,冰心女儿吴青重访冰心默庐

谨信弘毅 校训莫忘

在呈贡居住期间,冰心先生在呈贡一中任教两年,亲自为该中学题写了“谨信宏毅”的校训。,如今呈贡一中还在使用冰心先生题写的校歌及校训。1988年,由于原题字轶失,88岁的冰心重写了这四个大字寄给学校。1990年,冰心又建议把原校训“谨信宏毅”改为“任重道远”,并寄来亲手题写的手迹。在题写校训的同时,冰心还创作了呈贡国立中学校歌。歌中唱道:“西山苍苍滇海长,经原上面是家乡,师生济济聚一堂,切磋玄诵乐未央。谨信弘(宏)毅,校训莫忘,来日正多艰,任重道又远。努力奋发自强,为已造福,为校(人民)增光。”虽然冰心先生在默庐居住的时间不长,但根据当时留下的照片和文字可以看出,那是抗战时期冰心先生最轻松惬意的时光。在呈贡默庐的生活虽只是不到三年,可在冰心先生 99 年的人生长河中,却留下了永远也不能忘却的记忆,

1940年,带着对默庐的深深眷恋,冰心离开了呈贡。直到1974年,她才得以悄然回访默庐。之后,冰心一直关注着呈贡,怀念着默庐。晚年,她多次拖着虚弱的身体破例接待呈贡来访的客人,为呈贡的未来寄予期望,还创作了《忆昆明——寄春城的小朋友》以表思念。1999年,冰心嘱托女婿访默庐,并拍照带回,同年2月28日,冰心因病在北京去世。

图片7

图片8

有你在 灯亮着

“有了爱便有了一切。”这句话是冰心老人90岁生日时写下的。冰心一生践行“爱的哲学”,她的一生,都在向人间撒播爱,温暖了一代又一代人。冰心一生致力于推动儿童文学事业和祖国教育事业的发展,为教育事业奔走呼吁,反复强调“治国,尤其不能忘记以教育为本”。冰心亦是坚定的爱国主义者。那时,去看望冰心的人,往往会带着相机跟她合影,她对大家几乎用的都是进口相机感到担忧。有一次一个人用国产相机,她非常高兴,主动说:“我跟你多照两张,因为你拿的是我们国产的相机。”

1956年,经雷洁琼介绍,冰心与吴文藻夫妇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冰心先后担任民进中央委员、常委兼联络委员会主任,中国民主促进会第六、七届中央副主席,第八、九、十届中央名誉主席。第一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冰心热心民进事业,作为民进会员和民主党派成员,冰心关注国家政治生活,并敢于建箴言,做诤友。尤其关注民进在教育领域的参政议政工作,关注祖国教育事业的发展,并为提高和改善中小学教师的待遇不断奔走呼吁,以忧国忧民的拳拳之心对教师待遇提高和确立教师节大声疾呼,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促进了相关问题的解决。

星移斗转,往事历历。冰心先生的思想品格,是民进会员学习的宝贵精神财富。回顾学习民进先哲——冰心先生的人格魅力及博爱之心,感悟她的高尚思想品德,滋润心灵,纯化情操,将激励统一战线成员沿着历史前进的方向不断前行。中国民主促进会在长期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中,形成了“坚持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爱国、民主、团结、求实和坚持立会为公”的优良传统,2018年5月,为缅怀民进前辈风骨,纪念那一段战火下的光辉岁月,民进云南省委和民进昆明市委在冰心默庐建立了全省第一个民进会史教育基地,将把冰心默庐建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云南省民进重要的会史教育基地,并为此专门组织专业人员重新修改增补展览大纲,增加冰心参加民进活动和多党合作的历史图文,对现有基本陈列展板进行全面提升改造,以图文、影像、实物、场景等形式全面展示冰心的感人事迹及人生历程。              

“她一生都奉献爱心,是讲爱、写爱最多的人”。作家巴金曾说:“有你在,灯亮着。一代代的青年督导冰心的书,懂得了爱;爱星星、爱大海、爱祖国,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冰心活了整整一个世纪,用一生把大爱施向人间。她的智慧和爱,如那盏小桔灯,照亮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心,给人们以无限光明。

(民族时报  陈慧君、民进昆明市委 曾毅)


图片9

2018年5月6日,民进云南省委、民进昆明市委在昆明市呈贡区三台山冰心默庐举行“民进会史教育基地”揭牌仪式

图片10

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民进云南省委主委李玛琳和中共呈贡区委书记尹旭东共同为“民进会史教育基地”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