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提案
关于加强法治建设,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建议
[作者:发布时间:2019-03-06 14:12来源:昆明市政协阅读次数:147]

案 由:关于加强法治建设,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建议

提案人:阮鸿献  委员

内 容:

改革开放40年,是党和政府领导人民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治,从人治走向法制、从法制走向法治和依法治国,切实尊重和保障人权,不断推进全面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40年。

改革开放40年来,民营企业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在稳定增长、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的法治环境不断得以改善,党和政府为给民营经济打造良好营商环境,下大气力持续整治发展环境,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释放民营经济发展活力,支持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2018年11月10日,司法部出台《关于充分发挥职能作用为民营企业发展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共有六大方面,20条举措,围绕减轻民营企业负担、解决民营企业发展难题、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完善政策执行方式、保护企业合法权益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措施,为打造民营企业蓬勃发展的法治环境筑牢基础,增强了民营企业的安全感,给了民营企业又一颗“定心丸”。

目前的法治环境总体趋好,但是,在实际的案件办理、执行过程中,还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为此就以下几方面的问题提出建议。

一、 关于有效制止借非法聚众、围堵企业生产经营场所,干扰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违法行为。

在依法治国推行、贯彻至今,无论是自然人之间、企业之间或者自然人与企业之间,出现任何纠纷和争议都可依法通过法定的程序和方式表达诉求和主张权利。但至今仍然存在少部分组织、个人借与企业的正常业务合作中存在的纠纷和争议,违法聚众,采取到企业正常生产经营场所静坐、围堵企业正常生产经营场所的方式,逼迫企业满足其非法或不合理诉求的现象。这样的“维权方式”除对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严重的干扰,给企业造成较大的经济损失外,还会起到误导不明真相的公众,给企业造成难以弥补的声誉影响。

建议:公安机关在办理此类案件时,应该严格贯彻《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通过说服、教育后仍然选择上述非法方式影响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的行为,应当果断出警处置,有效制止违法行为给企业造成的不良影响,还企业良好的生产经营环境。

二、 人民法院办理涉及民营企业的执行案件,在依法将涉案企业和法定代表人添加进失信人员名录前,应主动履行相应的通知、告知义务

最近三年,各级人民法院对执行工作都高度重视,也采取了很多强有力的措施,执行工作效果明显得到改善。但少数人民法院在案件执行过程中,对执行措施给企业和法定代表人产生的影响不太重视。在执行案件立案后,还存在承办人未采取有效方式与涉案企业和法定代表人联系,涉案企业和法定代表人在根本不清楚已经涉案的情况下,就被列为失信人员,从给企业和法定代表人的信用记录造成了较多负面影响。

建议:各级人民法院在受理执行案件后,承办法官应当主动采取各类有效方式与涉案企业取得联系,除了传统的电话通知、邮寄送达、与案件原诉讼代理人联系之外,对于采用以上传统方式仍无法取得联系的,还可以请企业辖区税局、行业主管部门、街道办事处等与企业长期联系的基层组织,以及各级工商联、行业协会、商会等机构提供企业的有效联系方式或协助联系。从而使涉案企业能够清楚知晓涉案情况,以及相应的法律后果。对于人民法院已尽通知和告知义务,仍拒不履行生效裁判的企业,再考虑依法采取相应的执行措施。

三、 关于对侵犯民营企业财产权利的犯罪行为的打击以及为民营企业挽回直接经济损失

侵犯民营企业财产所有权中的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等犯罪由公安机关负责侦破。这一类犯罪的特点主要表现为:犯罪嫌疑人都是企业的员工或管理人员,犯罪手段都是利用职务便利侵占或挪用企业的财物,往往比较隐蔽;犯罪后果对于企业往往是人才两失,嫌疑人被追究刑事责任,企业直接承担该犯罪行为遭受的损失。当企业发现此类犯罪行为向公安机关报案时,感觉到此类案件立案较为困难,公安机关经侦部门对于此类犯罪与普通经济纠纷的认定自由裁量权较大、较为模糊。案件立案后,相比追缴赃款、赃物,公安机关可能更加重视追究嫌疑人的刑事责任。我们就多次遇到很多嫌疑人在案件侦查和审查起诉阶段不愿意退回赃款、赃物挽回企业的损失,却宁愿在案件进入审判阶段,向法院交纳罚金直接获得从轻或减轻量刑。大部分民营企业处理该类案件的主要目的是挽回企业所遭受的直接经济损失,这样的客观事实形成了犯罪分子在审判阶段交纳的罚金上缴了国库,而因犯罪给企业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由企业自行承担的现象。

建议:(一)公安机关在侦破涉及侵犯民营企业财产权利的刑事案件时,能够更加重视依法为受害企业采取有效的追赃措施。(二)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在该类案件的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应主动向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释明积极退赃与缴纳罚金的关系,以及对于量刑的影响,促使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在侦查、审查起诉或审判阶段能够主动退赃,弥补和挽回企业的损失。(三)请司法行政机关,审理减刑、假释的各级人民法院以及监狱管理机关研究考虑,在罪犯服刑期间,将罪犯是否愿意主动向受害企业退赃,也纳入考察其是否认罪服法条件之一,作为罪犯申请减刑、假释时酌情考虑的条件之一。